主页 > 图书 >

网红图书馆·杭州日报

时间:2017-12-06 17:19

来源:网络整理点击:

记者 厉玮 文 法鑫 摄

在公共图书馆界,杭州图书馆是一个非典型性网红。

博尔赫斯心里曾一直在暗暗设想,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。杭图不仅是这样的人间天堂,也成了这座城市特殊的精神符号。

五年前,“不拒拾荒者”的温情故事一不小心捧红了自己,宣传了杭州。去年冬天,最爱去杭图的韦思浩成为最“感动中国”的拾荒老人。最近,快递送书上门的服务刷爆朋友圈,大家又给杭图书馆贴上了一张新的标签——“中国互联网+图书馆”。

在杭州图书馆的身上,我们可以看到一种自带IP的独立网红人格。拼颜值,比内涵,讲情怀,样样都行。

流浪汉、拾荒者、志愿者和所有的杭图人,这些人才是真正藏在杭图背后的网红力量。

他们是最文明的拾荒者

2008年国庆节,位于钱江新城的杭州图书馆新馆正式开放了。城市的文脉,开始缓缓注入这个温馨而舒适的“市民大书房”里。

在每天成千上万的进出人流中,总有一群每晚闭馆才会离场的流浪汉、拾荒者。虽然他们看起来衣衫褴褛,但是在图书馆里的一切行为都有规有矩。他们在进入图书馆之前,会先把蛇皮袋存进储物柜,再去卫生间将手洗干净,然后轻声轻脚走进阅览室。还有一些,则把杂物放在门外,完全是自发行为。对他们来说,阅读既非单纯源于求知,也不等同于消磨时间,而变成了一种文明的生活方式。

其实从2003年开始,杭图老馆就已经提出了平等、免费、无障碍的公共服务理念,实行对所有读者免费开放。“为什么要对流浪汉、拾荒者进入图书馆的动机做出各种负面的预判呢?”在馆长褚树青看来,“公众一般只知道图书馆能典藏阅览,但是忽略了图书馆的社会职能——保障社会文化公平。”

欧洲国家的不少公共图书馆都有一个共同的馆规:不论本国人还是外国人,贵族还是乞丐,都不需要任何证件、任何费用即可出入任何一个图书馆,只有将图书或资料带出图书馆才需要办理登记手续。

在杭州图书馆也是如此。所有走进这里的人,不论社会阶层差异,还是学历文凭高低,他们只有一个身份,叫作“读者”。但是在新馆开放之初,杭图人都在担心三个月之后会不会所有美好的设想就崩盘了呢?事实证明,不仅没有崩盘,反而成了公共图书馆的杭州样本。

“杭州图书馆对所有读者免费开放,因此就有乞丐和拾荒者进门阅览。图书馆对他们的唯一要求,就是把手洗干净再阅读。有人无法接受,找到褚树青馆长,说允许乞丐和拾荒者进馆,是对其他读者的不尊重。褚树青回答:我无权拒绝他们入内读书,但您有权利选择离开。”

2011年1月,新浪微博用户“贺兰泰”将上述内容发到网上,至今已被转发万余次,评论超过4000条。这大概是当时有关杭州、有关文化最热的一条微博,杭州图书馆也因此被誉为“史上最温暖的图书馆”。

之后的每一年,关于“杭图不拒流浪汉和拾荒者”的故事都会在社交网络上疯狂发酵一番。有时候,连褚树青自己都觉得尴尬了,杭图忽然又火了。甚至有不少同行开玩笑说,“褚馆长,你们怎么又在‘炒作’啊?”

在眼下这个浮躁的时代,能抚慰人心激发热爱的事物都是美好的,即便反复炒作又有何不可呢?关于杭图的温情故事一直在继续。最近,由1178位社会热心人士众筹、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朱炳仁设计的韦思浩铜像已经完成了,即将落户在老人生前最爱去的杭州图书馆。

2/ 他们是最温暖的志愿者

早在2009年,杭州图书馆就已经跳出了单一典藏阅览的传统樊篱,把多元文化服务作为公共图书馆服务的重要内容。

根据美国社会学家欧登伯格的“三个空间”理论,褚树青认为21世纪的城市图书馆应为公共文化空间,即城市的第三文化空间。他提出了大服务、大文化、大流通的概念,图书馆应该变得越来越立体。“这就得打破过去的条条框框,引入高品质、群众喜闻乐见的各类文化活动。”

没想到,杭图此举一出,有人点赞,有人皱眉,有人抗议。听到最多的反对声是“这不是图书馆,你越界了”,“这与文化馆的服务功能雷同了,会造成国家资源投入的浪费”。当然也有不少支持者表示,概念是人为定位的,难道图书馆不能办展览?不能组织文化活动?这样一来能吸引人流,二来还能提高图书馆的资源利用率。

为此,文化部还专门召开了一次关于公共图书馆服务功能的批判性研讨会。结果风向一转,深圳、广州 、厦门、武汉、济南等城市图书馆都纷纷开始效仿杭图的变法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